• 专利
  • 版权
  • 商标
  • 知识产权
  • 联系电话
分享到: 更多
外观专利侵权二审维持判决(4)

时间:2019-09-29 10:49   来源:未知    作者:zhangchangbo


    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产品均包含瓶盖、上细下粗的瓶体、镰刀状手柄组成,手柄位于瓶体颈部接近瓶口处,瓶体呈现细颈大肚的设计特征。两者仅在瓶盖厚薄、手柄内部可容液体空间大小、瓶肩是否带有波浪状曲线、瓶底收窄处是否带有凸点状花纹等方面存在差异。除此之外,两者所示整体形状及瓶体、瓶盖、手柄各部分形状和位置关系基本相同。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两者瓶盖、瓶体、手柄形成的整体视觉效果基本相同,局部的差异细微容易被忽略,不会对整体视觉效果造成实质性差异,故强民乳业公司销售的“大馬邦猕猴桃汁饮料”产品的外观设计与涉案专利构成近似,落入了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侵犯了雷保宽的ZL20173007××××.7号“千百知1”外观设计专利权。
    强民乳业公司未经雷保宽许可,销售的饮料产品使用了雷保宽享有外观设计专利权的玻璃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强民乳业公司辩称涉案产品系从华升玻璃公司购进,并提供了与该公司签订的购货合同以及加盖有该公司印章的发货单等证据。华升玻璃公司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认为涉案产品可能系强民乳业公司从他处购进。        一审法院认为,在强民乳业公司与华升玻璃公司就涉案产品存在供货关系的情况下,华升玻璃公司否认该产品出自其公司,但不能提供反证,故华升玻璃公司的辩解意见,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依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则,可以认定涉案产品系华升玻璃公司提供给强民乳业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七十条规定,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能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强民乳业公司有证据证明涉案产品具有合法来源,依法可以免除赔偿责任。
    关于华升玻璃公司应当承担何种责任的问题。本案中,华升玻璃公司以其具有第ZL201730336093.X号“包装瓶(一)”外观设计专利权进行抗辩,认为其具有合法专利,不应承担侵权责任。经查,该专利于2017年7月27日申请,晚于雷保宽专利申请日2017年3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三条规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或者外观设计落入在先的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被诉侵权人以其技术方案或者外观设计被授予专利权为由抗辩不侵犯涉案专利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此,华升玻璃公司的抗辩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雷保宽请求华升玻璃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理由成立,予以支持。关于雷保宽要求强民乳业公司、华升玻璃公司销毁侵权产品的诉讼请求,因雷保宽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对此不予支持。关于雷保宽要求强民乳业公司停止制造侵权产品的诉讼请求,雷保宽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强民乳业公司存在制造行为,故对该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雷保宽为维权支付购买侵权产品费用15元、公证费4500元,属于为维权所支付的必要合理开支,予以支持;关于代理费及其他维权支出,根据雷保宽代理律师所付出的必要工作强度及实际情况,对其合理部分酌情予以支持。本案中,雷保宽虽然提供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备案证明》,但不能提供证据证明该合同已实际履行,故综合考虑涉诉专利权的类别、华升玻璃公司的经营规模等因素,将赔偿数额酌定为15万元。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第七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强民乳业公司立即停止销售、许诺销售侵犯雷保宽ZL20173007××××.7号“瓶子(千百知1)”外观设计专利权产品的行为;二、华升玻璃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雷保宽ZL20173007××××.7号“瓶子(千百知1)”外观设计专利权产品的行为,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雷保宽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5万元;三、驳回雷保宽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一审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6400元,由雷保宽负担400元,强民乳业公司负担1000元,华升玻璃公司负担5000元。
    本院二审期间,华升玻璃公司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三份新证据:证据1、华升玻璃公司与常熟市金成模具有限公司签订的模具订货合同,加盖有华升玻璃公司以及常熟市金成模具有限公司的印章,该份证据显示华升玻璃公司于2017年2月23日,向常熟市金成模具有限公司订购12套产品名称为A1208-1500ml水壶瓶的模具,其中质量要求约定:按照华升玻璃公司提供的《玻璃瓶磨具订购标准》、样品瓶和图纸加工磨具;证据2、常熟市金成模具有限公司于2017年7月2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盖有常熟市金成模具有限公司的印章,该证据显示华升玻璃公司在常熟市金成模具有限公司处加工的模具底部有“专利号201730336093X”的图案;证据3、华升玻璃公司出具的其生产代号为A1208-1500ml玻璃瓶的瓶底照片一份,该证据显示其生产的玻璃瓶的瓶底照片有“专利号201730336093X”的图案。拟证明:1.华升玻璃公司生产的产品瓶底有专利申请号,与被控侵权产品完全不同。2.华升玻璃公司生产的产品瓶肩处没有波浪线,与被控侵权产品不同。3.华升玻璃公司于2017年2月23日与常熟市金成模具有限公司签订合同,构成专利法的在先使用。
    雷保宽经质证认为,对证据1真实性有异议,该证据显示合同的签订时间为2017年2月23日,而华升玻璃公司的专利申请日期为2017年7月27日,合同的签订时间早于华升玻璃公司的专利申请日期,该份证据系伪造。证据3仅为瓶底照片,无法显示整个瓶子的外观,达不到对比条件。且华升玻璃公司提交的新证据均无法证明在先使用的事实。
    本院对上述证据的分析认证如下:1.证据1显示华升玻璃公司于2017年2月23日,向常熟市金成模具有限公司订购12套产品名称为A1208-1500ml水壶瓶的模具,但是华升玻璃公司并未提交按照华升玻璃公司提供的《玻璃瓶磨具订购标准》、样品瓶和图纸,加工磨具;且华升玻璃公司的专利申请日期为2017年7月27日(申请号201730336093X),不可能在2017年2月23日出现其申请专利号201730336093X,故本院对以上证据不予采信。
    二审审理查明:在一审程序中,雷保宽提交一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备案证明》(一审第六组证据):拟证明涉案专利已进行专利许可备案,雷保宽许可千百知饮品有限公司每年使用专利申请号201730079750.7的专利的许可使用费为36万元人民币。华升玻璃公司与强民乳业公司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强民乳业公司对证明内容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有异议,其认为雷保宽系千百知饮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及股东,两者具有利害关系,具体许可时间、许可费用是否支付均无法确认,该证据缺乏客观性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专利律师 专利申请 专利无效 转让许可 专利诉讼 专利维权
商标律师 商标申请 商标纠纷 商标诉讼 商标维权  
版权律师 版权登记 版权保护 版权纠纷 版权维权  
顾问律师 集成电路 新品种 不当竞争 商业秘密 其它